《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犯罪悬疑剧集为何消失不见?在未来它们还有“逆袭”的机会吗?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作者 | 石昭琪

编辑 | 师烨东

来源 | 毒眸(ID:youhaoxifilm)


在毒眸过去一段时间关于剧集的稿件中,几乎每一篇稿件后都会有留言问,“眸爷,《白夜追凶2》什么时候上?”这不禁让毒眸也开始好奇,2017年的年度爆款、豆瓣评分高达9分、当年总播放量超过48亿的《白夜追凶》,为何迟迟不推出续集?

 

实际上,不仅是《白夜追凶》,在同年产出《无证之罪》《河神》等一批悬疑犯罪剧“巅峰之作”的2017年之后,这个种类的剧作似乎开始逐渐淡出剧集市场,即使之后这几年偶有《原生之罪》《镇魂》引发热议,却再无像当年一样的现象级“爆款”出现。


到了今年,悬疑犯罪剧在各大平台已经快没有存在感了。到目前为止,腾讯视频等流媒体平台已经上线了《冷案》等4部悬疑犯罪剧集,尽管《绅探》有白宇坐镇,口碑也不算太差,但是日均播放量还不到一千万,更别提累计播放量刚破一千万的《民国少年侦探社》和《罪夜无间》了。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毒眸统计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流媒体平台的网剧备案发现,2019年悬疑犯罪剧在三家播映平台的剧集占比仅为14.75%,与2018年的29.75%相差甚远,同样低于2017年的17.33%,原本在流媒体平台吃香的悬疑犯罪剧集,也开始每况愈下。

 

犯罪悬疑剧集为何消失不见?在未来它们还有“逆袭”的机会吗?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悬疑犯罪剧网络重生 

 

悬疑犯罪剧的高潮并只不是2017年的《白夜追凶》。早在19年前,《少年包青天》就已经风靡各大电视台。

 

2000年的《少年包青天》成为了不少网友对悬疑犯罪剧的最初记忆,在高达8.1分的豆瓣评分下,不少网友表示“暑假里的每个夜晚都是在包青天的四集联播中度过的,“百看不厌”、“绝对是中国的名侦探柯南,看完以后吓得睡不着觉”。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周杰版《少年包青天》


同年出现的《红蜘蛛》也曾轰动一时,不仅是首例以女性犯罪为题材的电视剧,更是首部反映社会现实的悬疑犯罪作品。而一年之后的《重案六组》更是火爆电视台,有不少网友表示“就是因为《重案六组》爱上了悬疑犯罪剧!”此后的悬疑犯罪剧迎来了在电视台的一个小高潮。

 

《中国电视剧市场报告(2003-2004)》中指出,根据2002年对33个城市156个频道17时至24时电视剧收视的统计数据,中央级频道和省级卫视频道播出的悬疑犯罪剧和都市生活剧在现代剧中并列第一,而观众收看悬疑犯罪剧的时间最多,占收视份额的17%。《重案六组》、《玉观音》、《荣誉》、《绝对控制》、《至高利益》等高口碑剧集成为荧屏“霸主”。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演员王茜饰演的英勇无畏的女警形象令人印象深刻


但是悬疑犯罪剧的巅峰并没有持续多久。2004年4月,新华社发表了广电总局赵实副局长有关“电视台黄金时间将禁播凶杀暴力剧”的文章,其中就包含了“涉案剧不得在全国电视台晚间黄金时间播出”的内容。而原定于4月16日在北京电视台4套播出的由真尸拍摄的电视剧《梅花档案》也被紧急撤下,由《李卫当官2》临时补上。悬疑剧从此离开晚间黄金档。

 

此后数年,虽然没有集体爆红,但是悬疑犯罪剧在电视台仍然偶有“爆款”。2005年的《大宋提刑官》播放第三周的收视率平均高达8.71%,甚至超过了7.38%的《新闻联播》,成为了CCTV-1收视率冠军;2008年的《神探狄仁杰3》前27集在40个城市的平均收视率为2.34%,最高达到3.28%,成为当年CCTV-8收视率最高的剧集。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神探狄仁杰3》里元芳和董璇cp感十足


《神探狄仁杰3》之后,悬疑剧在电视台逐渐销声匿迹。2009年到2013年上线了超过百余部悬疑犯罪剧,却没有一部能成为“全民追捧”的爆款。与此同时,古装仙侠和青春爱情类剧集崛起,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内地省级卫视电视剧收视率TOP10中,古装仙侠和青春爱情类剧集各占4席。

 

伴随着流媒体的发展,直到2014年,悬疑犯罪剧才借助着网络再次回到大众视野。2014年改编自《死亡通知单》的《暗黑者》上线首周点击量就突破了两千万,最终该剧收官当日播放量突破3.6亿,成为当时全网热度最高的网剧,豆瓣评分也高达8.1分。

 

“广义上,过往电视剧和电影市场的消费主体为女性观众,而早期网络视频受众以青年男性为主,这就与犯罪悬疑类型剧集主要目标受众不谋而合,加之该类网剧在早期市场环境中,并不依赖明星、特效等高成本制作要素,使其具备了一定的成本优势,在市场中博得一定的空间”,《无证之罪》制片人齐康接受毒眸采访时表示,2014-2015年前后,悬疑犯罪网剧伴随着流媒体的出现和崛起,刚好填补了男性青年对这类文娱影像产品的需求空白。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在《暗黑者》拿下口碑流量双赢的成绩后, 2015年网剧市场出现了一批小有表现的悬疑犯罪剧,《他来了,请闭眼》《美人为馅》等作品均是这个时间段的代表。网剧《唐人街探案》编剧张淳回忆,“当时的网络环境相当宽松,看到之前的成功案例,大家都在加入这个市场,不少投资人都想做正宗的悬疑犯罪剧。”

 

2017年的《河神》被爱奇艺创始人、CEO龚宇看作是“划时代意义的成功”,虽然播放量只有15亿,但剧集中的服化道和环境设置将网剧推向了一个高度,豆瓣评分高达8.4分;而《白夜追凶》无论是评分还是流量均超过打开悬疑犯罪网剧先河的《暗黑者》,也成为优酷同类型剧集的播放量冠军,最终以48亿播放量成功收官,9分的豆瓣评分更令其成为悬疑犯罪剧市场口碑的“巅峰之作”;随后的《无证之罪》,同样收获了8.2分的豆瓣高分评价,被网友评为“接近美剧水准的良心剧”。


2017年优爱腾备案剧集中,悬疑犯罪剧占比为17.33%,2018年的数据却有了质的跨越,占比达到29.75%,悬疑犯罪剧在网剧市场的发展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态势。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政策突变,网台全线收紧 

 

悬疑犯罪剧在网剧市场高歌猛进之时,隐藏的危机已经开始显现。

 

2016年1月,《无心法师》《心理罪》被突然下架,有网友就曾做过关于“尺度过大”的猜测。次月在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广电总局电视剧司李京盛司长和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司长罗建辉分别在主题报告中指出,随着互联网发展的突飞猛进,总局将加强管理网剧和网络自制节目。未来网剧审查标准将与电视台一致,“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但由于看到了《暗黑者》“试水”成功带来的红利,剧集题材和数量依旧在增加,悬疑犯罪剧发展的脚步不仅没有停歇,反而案件画面的尺度不断扩大,2016年的《法医秦明》就因“油炸人头”而出现在微博热搜长达24小时,而后上线的续集画面直接被作了“打码”处理。

 

2016年的热播剧《余罪》也因“情节设计上、人物塑造上有些违背公安的实际,不符合人民警察的价值观,甚至违反公安的纪律以及过度表现血腥”遭遇下架,一定意义上已经为国内的悬疑犯罪剧敲响了警钟,但当时势头正猛的入局者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直到2018年1月,国家新闻广电总局发布了《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节目备案管理和违规处理的通知》,其中第二条明确要求“广播电视节目要坚持讲品味、讲格调、讲责任,坚决抵制低俗、庸俗、媚俗”。随后多达24部网剧被集体下架,其中包括《河神》《鬼娃娃惊悚故事会》等悬疑惊悚类剧集,而张一山主演的《余罪》则是第二次被下架。

 

毫无疑问,那几年悬疑犯罪剧之所以能成功在网剧市场爆款频出,与流媒体快速发展、政策监管较为宽松的网络环境密不可分。

 

但在2018年相关政策缩紧后,曾出现在备案中的《河神2》《白夜追凶2》销声匿迹,2018年计划播出的49部的悬疑犯罪剧中,真正上线的仅有《原生之罪》《法医秦明》《猎毒者》等14部剧集,更多的是被“不明原因”地无限期搁置,原本被资本看好、竞相进驻的悬疑犯罪剧市场瞬间冷却。对于《白夜追凶2》,同样有知情人士告诉毒眸,其剧本之前被相关部门审核否定,目前仍在修改之中,因此项目迟迟不能推进。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之前放出的《白夜追凶2》海报


与此同时,播映平台对悬疑犯罪剧的布局也更为谨慎,在2018年5月上线“奇悬疑”栏目的爱奇艺,待播备案列表中却仅有10部为悬疑犯罪剧,还不到2017年同期的30%。而毒眸根据优爱腾备案数据统计,2019年悬疑犯罪剧在优爱腾三大播映平台的数量只有35部,占比仅为14.75%,与2018年的29.75%相差甚远,同样低于2017年的17.33%。

 

“被搁置的悬疑犯罪剧就只能不断地送审、修改、再送审、继续修改,循环往复,因为政策每时每刻都在变,也许这个月送审成功,下个月又面临新的问题,所以很多犯罪悬疑剧上线真的是遥遥无期。”一位剧集制片人告诉毒眸。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悬疑犯罪剧市场还有机会吗?

 

“由于政策限制变多了,这两年投资悬疑犯罪剧市场的人没有之前那么多了,明显感觉剧集的数量也在锐减。一位行业观察者告诉毒眸,目前的悬疑犯罪剧较之前更为冷静。

 

在对剧集尺度和题材有所限制、已备案的剧集上线艰难的前提下,悬疑犯罪剧集还有机会吗?

 

实际上,从台播剧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当年风靡一时的《重案六组》《少年包青天》,还是之后收视率曾高达8.71%的《大宋提刑官》,都证明在犯罪悬疑剧集上,在电视台端存在着不少的受众;而犯罪悬疑剧在流媒体火起来之前,《2016年网络自制剧白皮书》的数据就显示,16-25岁的90后是网剧最主要的观众,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对悬疑网剧的偏好都牢牢占据着题材观看分量TOP1的位置。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2016年网络自制剧白皮书》(来源:新传智库)


艺恩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网剧自制剧播放量TOP25中,悬疑类型以24%的份额高居第二位,2017年悬疑犯罪剧占上线网剧类型比重为22%,2018年虽然占比下降为11%,但并未掉出热播剧集类型TOP5。

 

在张淳看来,虽然今年上线的几部悬疑犯罪剧都反响平平,但并不意味着所对应的受众正在缩减:“因为在政策限制下,播出的剧集尺度有所收敛,受众潜意识里对国内悬疑犯罪剧的期待有所下降,但对这个题材的需求依然存在。”

 

虽然有固定受众,但是而在剧本创作层面,悬疑犯罪剧的剧本创作看起来似乎已经有些乏力。过往的《心理罪》《无证之罪》等“爆款”剧集均是来自小说改编,市场上可操作性强的诸如《十宗罪》《如果蜗牛有爱情》等IP已经被消耗殆尽,而对于逻辑细节要求较高的悬疑犯罪剧来说,制作原创剧本的难度本身就较高。

 

随着剧集整体竞争的加剧,国内悬疑犯罪剧受众的审美水平也逐渐提高,对剧本的要求也有所增加。

 

即便是在政策调控严峻,投资急剧减少的当下,在齐康看来,悬疑犯罪剧发展或许仍有据可循:“无论单一类型还是整体市场,总有规律可循,动态发展,需要创作者不断创新,出现高潮期和瓶颈期也都正常。”

张淳也认为,未来的悬疑犯罪剧市场可以有“日常推理剧”的思路。这类剧集虽然冲突性相对弱化,但是在审查过程中具备一定优势“缺乏极致冲突的涉案剧,想要做的有趣和精致,要比一般的原创悬疑剧还要艰难。”


而《白夜追凶》的出品方之一、承制方五元文化则在回应毒眸的采访时表示,“政策对于警匪悬疑这样的题材要求一直都很明确,对于内容的指导和要求方向没有特别大的变化。从国际市场来看,犯罪悬疑题材也是一个经久不衰的题材,我们认为悬疑类型在长期来看,仍旧是观众喜欢的类型,观众有需求那对于平台或者我们制作方,就都是还是不会放弃的阵地。五元在未来几年,悬疑题材也仍旧是公司重点开发的题材。18年与平台合作的7部作品,现在也都在制作孵化中。”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白夜追凶2》去哪儿了?-滋泡资讯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36氪